科研成就
科研成就

经济日报多媒体数字报刊

创建时间:2016-01-27 16:58 点击量:

ARJ21副总设计师朱广荣说,要把飞机结构安全看得跟自己生命一样重要,要把飞机结构强度和经济性完美结合在一起,这是“强度人”追求的最高境界——

2015年11月29日,首架ARJ21新支线飞机从上海飞抵四川成都,正式交付成都航空公司进入市场运营,这标志着国内航线终于有了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喷气式支线客机。而在11月2日,C919大型客机首架机在中国商飞公司新建成的总装制造中心内正式下线,标志着我国的民用飞机制造业进入一个新的历史阶段。这些辉煌成就离不开那些夜以继日攻坚克难的研发人员,ARJ21副总设计师、强度试验负责人朱广荣便是他们当中的杰出代表。

精益求精的“强度人”

上海飞机设计研究院强度部的办公室墙上贴着这样一行标语——强而有度,动静相宜。朱广荣说,身为“强度人”,一定要牢记三句话:飞机结构强度的安全是强度人的生命;强而有度,动静相宜;细节决定成败。

朱广荣认为,作为一名“强度人”,一定要把飞机结构安全当成第一目标,要把结构安全看得跟自己生命一样重要,强而有度则要把飞机结构强度和经济性完美结合在一起,这是“强度人”追求的最高境界。而几十年职业生涯中经历的无数次挫折磨难,让朱广荣对“细节决定成败”这句话有着更为深刻的理解,他说:“强度工作有点像幕后工作,光环是别人的,但失败的责任和压力是自己的。这个工作很有挑战性,特别苦、特别累,需要有很强的抗压能力和责任感。但既然选择了强度,就决不能半途而废,要注重细节、精益求精,永不放弃。”

1982年,朱广荣毕业于西北工业大学飞机系飞机结构强度专业。33年来,他将全部心血倾注在飞机结构强度上。2003年起,他先后担任上海飞机设计研究所强度室副主任、主任。2008年中国商飞公司成立后,他又先后担任上海飞机设计研究院强度室主任、ARJ21-700飞机型号副总设计师,见证了ARJ21-700飞机型号研制的全过程。

试验期间,作为ARJ21-700型号的副总设计师,朱广荣不停奔波于上海和陕西阎良试验基地之间,工作十分繁忙。每天,他都要仔细审批强度专业的所有报告,包括计算报告、分析报告、试验报告等;每月,他要花半个月的时间赶赴阎良参加适航现场办公会,处理强度专业技术攻关难题和一系列试验问题。

攻坚克难的7个月

对于朱广荣来说,2010年6月28日是一个刻骨铭心的日子。这一天, ARJ21-700飞机全机稳定俯仰情况极限载荷静力试验在阎良圆满完成。在晚上的庆功酒宴上,朱广荣和团队成员酩酊大醉,压在他们心里7个月的大石头终于落了下来。要知道,为能酣畅地饮下这杯酒,7个月来,经历了多少艰难险阻,连他们自己都数不清楚。

静力试验是指飞机在实际飞行中,遭遇紊流、阵风或其他飞行紧急情况下进行大幅度机动时,会导致机翼承受的载荷要高于几倍飞机的重量(简称过载)。这就需要在地面进行试验,来验证飞机的机体结构能否承受这么大的载荷。只有通过这个试验,飞机才能交付民航,用于航线运营,也就意味着飞机向商业化运营迈出了一大步。

2009年12月1日,ARJ21-700第一次静力试验在阎良试验基地进行。此前的试验一直很顺利,大家都对此次试验充满期待。来自中国民用航空局的适航代表、中国商飞的众多领导和众多媒体记者云集试验现场。由于该项目是FAA(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)的影子审查项目,FAA的适航代表也在现场观看。然而,在试验中,当飞机载荷加载到87%时,机体产生了破坏,试验失败了。当时,在场的很多研发人员都流下了难过的眼泪。提及当时的感受,朱广荣说:“那么多人都看着我们试验,失败了感觉特别丢人,恨不得能有个地缝钻进去。”

庆功宴被取消,朱广荣把团队带到了阎良的一个小饭店。席间,朱广荣端起一杯酒说:“这杯酒很苦,但这是我们自己酿的一杯苦酒,我们把它喝下去,然后找出问题,解决问题。”在场的团队成员含泪把酒喝了下去,他们下定决心: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来,尽快弄清楚原因,解决问题,把对整个飞机研制进度的影响降到最低。

然而,问题的解决并不像喝下一杯酒那么简单,试验失败引发了舆论质疑,甚至有人说中国没有能力生产自己的大飞机。面对铺天盖地的质疑,朱广荣和同事们选择了沉默,决心用行动证明自己。他们成立了攻关队,在阎良安营扎寨,不查出问题绝不回家。为此,有人推迟了婚礼,有人离开了即将生产的妻子,有人带着中药在阎良一边煎服一边工作。

2010年6月28日,在首次试验失败后的第七个月,第二次静力试验再次进行。其间,大家心里都很紧张,生怕再出问题,朱广荣等负责人更是准备了责任认定书和辞职书。回忆起那时的感受,朱广荣说:“过去的工作让我们很有信心,但也真害怕再次出现问题,那会是对我们设计能力和解决问题能力的全面否定,后果我不敢去想。”“97、98、99、100……”伴随着现场报数,试验成功了,现场沸腾了,7个月来萦绕在研发人员心中的苦闷一扫而光,他们终于用行动证明了自己。

带出一支优秀团队

在朱广荣的带领下,结构强度组克服了一次次困难挫折,成长为一支能打硬仗、善打硬仗的研发队伍。通过总结过往的经验教训,他们建立了一套完整的纠错流程,为以后C919研制工作积累了宝贵的经验。他们所展现出的优秀的解决问题能力,也再次赢得了中国民航局的信任,FAA更是在此后各个项目流程上,为结构强度组开绿灯,体现了他们对结构强度组的充分认可。

谈及团队成员的进步和成长,朱广荣感触颇深。他说:“研制初期,年轻队员有问题就会找我讨论研究。渐渐的,伴随着ARJ21-700飞机研制进程的推进,随着自身努力和经验的不断积累,他们已经可以独立处理技术问题。现在,他们都是把问题考虑得差不多了才找我探讨,进步还是很明显的。”现在的强度团队已成为中国民用飞机结构强度技术专业的佼佼者,掌握了最全面的民机强度专业和适航验证技术,是中国民机研制的宝贵财富。

繁忙的工作之余,朱广荣还着手梳理强度专业方面的问题,反复研究适航条款,总结经验教训,为下一阶段工作的顺利开展做好准备。展望未来,朱广荣信心满怀:“完成强度专业的任务,我们的团队一定不会‘晚点’!”

数字汽车衡报价 |中国养老网 |钢筋直螺纹套筒价格 |地磅价格 |弹簧机 |烧结机 |消防水炮 |滚针 |隔膜阀 |钢板仓 |丹东自助建站 |锯床 |济南木质出口包装箱 |薄膜按键 |平地机 |锤破 |回转真空干燥机 |升降货梯 |装裱机 |江北新区 |自润滑复合套 |上海仪器网 |长沙论坛 |最新新闻网 |单级单吸离心泵 |压铸模温机 |深圳压铸厂 |电动执行器 |工字钢 |铜衬套 |

研究所概况丨 新闻资讯丨 科研能力丨 企业文化丨 人才招聘丨 直升机发展丨 2016丨 2015丨

Copyright@ 2010 TA Ginternational All rights reserved

备案号:赣 ICP 备 06004584